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职官部·卷二十五

 新葡8455历史人物     |      2020-02-27 00:31

邓棨,字孟扩,南城人。永乐末年进士。授监察御史,奉敕巡按苏、松诸府。期满将代去,父老赴阙乞留,得请。旋以忧去。宣德十年,陕西阙按察使,诏廷臣举清慎有威望者。杨士奇荐棨,遂以命之。正统十年入为右副都御史。北征扈从,师出居庸关,疏请回銮,以兵事专属大将。至宣府、大同,复再上章。皆不报。及遇变,同行者语曰:“吾辈可自脱去。”棨曰:“銮舆失所,我尚何归!主辱臣死,分也。”遂死。赠右都御史,官其子瑺大理评事。后谥襄敏。

○侍御史

《六典》曰:侍御史掌纠举百僚,推鞫狱讼。凡有别付者,则按其实状以奏。若寻常之狱,推讫,断於大理。凡事非大夫、中丞所劾而合弹奏者,则具其事为状;大夫、中丞押大事,则豸冠、朱衣、纁裳、白纱、中单以弹之,小事常服而已。

《续汉书·百官志》曰:侍御史,员五人,秩六百石。以公府掾属高第补之,或牧守、议郎、郎中为之。掌察非法,受公卿群吏奏事,有违失者举劾之。凡郊庙及大拜则一人监威仪,有违失者则劾奏。

《汉官仪·侍臣下》曰:御史,秦官也。案周有御史,掌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治,令以赞冢宰。

应劭《汉官仪》曰:侍御史,周官也。为柱下史,冠法冠一名曰"柱后",以铁为之,言其审固不挠也。或说古有獬豸兽,主触邪佞,故执宪者以其角形为冠耳。余览《秦事》云:"始皇灭楚,以其君冠赐御史。"汉兴袭秦,因而不改。

《汉书仪》曰:御史员四十五人,皆是六百石。其十五人衣绛,给事殿中为御史。宿庐在石渠门外,二人尚玺,四人持书,给事二人侍前,中丞一人领余三十人留寺,理百官事也。

《史记》曰:赵禹者,郿人。武帝即位,禹以刀笔吏积劳迁为侍御史,与张汤论定律令。

又曰:下杜人程邈为御史,得罪始皇,幽系云阳十年。从狱中作大篆,少者增益,多者减损,方者使员,员者使方,奏之,始皇善之,出为御史。

又曰:张苍好旧历,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

《汉书》曰:江充拜直指绣衣,使督三辅盗贼,禁察逾侈。时近臣多奢僣,充皆举劾,请没入车马,令身从北军击匈奴。奏闻,贵戚惶恐。

又曰:王驾字翁孺,武帝时为绣衣御史,逐捕群盗,皆纵而不诛。

又曰:严延年迁御史,劾霍光专废立。

《东观汉记》曰:陈宠,曾祖父咸哀平间以明律为侍御史。王莽篡位,父子相将归乡里,闭门不出,乃收家中律令、文书壁藏之,以俟圣主。咸常戒子孙为人议法当依轻,虽有百金之利,无与人重。

《后汉书》曰:桓典为侍御史,执政无所避,常乘骢马,京师畏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

又曰:杜诗为御史,安集洛阳。时将军萧广放纵兵士,暴横民间,百姓惶扰。诗敕晓不改,遂格杀广,还以状闻。世祖召见,赐以棨戟焉。

又曰:李恂拜侍御史,持节使幽州,宣布恩泽,慰抚北狄,所过皆图写山川、屯田,聚落百馀卷,悉封奏上,肃宗嘉之。

又曰:光武闻杜林还三辅,乃征拜侍御史。引见,问以经书、故旧及西州事,甚悦之,赐以车马衣被。

又曰:陈翔字子麟,拜侍御史。元日朝贺,大将军梁冀威仪不整,翔奏请收冀治罪,时人奇之。

又曰:杨秉字叔节,拜侍御史,京畿咸称其宰相之才。

又曰:谯玄为绣衣使者,持节分行天下,观览风俗,所至专行诛赏。

《续后汉书》曰:种暠字景伯。顺帝时为侍御史,监护太子于承光宫。中常侍高梵受敕迎太子,不赍诏书,以衣车载太子欲出,太子太傅高褒不知所以,力不能止,开门临去。暠至,横剑当车曰:"御史受诏监护太子。太子国之储副,人命所系。常侍来,无一尺诏书,安知非挟奸耶?今日之事,有死而已。"梵不敢争。

又曰:张纲字文纪,迁侍御史。汉初,遣八使巡行风俗,八使同日拜,谓之八彦,皆宿儒要位,惟纲年少官微,受命各之所部,而纲独埋车轮於洛阳都亭,曰:"豺狼当路,安问狐狸?"遂奏大将军梁冀兄弟罪恶,京师震悚。

《魏志》曰:袁绍字本初,有姿貌威容,能折节下士,士多附之。太祖少与交,以大将军掾为侍御史。

又曰:帝尝大会殿中,御史簪白笔侧阶而坐,上问左右:"此为何官何主?"左右不对。辛毗曰:"谓御史。旧时簪笔以奏不法,今者直备官但珥笔耳。"

《吴志》曰:吕岱亲近吴都徐原,慷忾有才志,岱知其可成,赐巾褠,与共言论,后遂荐拔,官至侍御史。原性忠壮,好直言。岱时有得失,原辄谏争,又公论之,人或以告岱,岱笑:"是我所以贵德渊者也。"及原死,岱哭之甚哀,曰:"德渊,吕岱之益友,今不幸,岱复於何闻过?"谈者美之。

又曰:张纮字子纲,广陵人也。孙策遣纮奉章至许宫,留为侍御史,少府孔融等皆与亲善。

又曰:朱据字子范,吴郡人也,补侍御史。是时选曹尚书暨艳疾贪污在位,欲沙汰之。据以为天下未定,宜以功覆过,弃瑕取用,举清励浊,足以沮劝,若一时贬黜,惧有后咎。艳不听,卒败。

《晋书》曰:庾峻字山甫。长安大狱久不决,转峻御史往断,朝野称当。

又曰:刘毅子〈白敦〉,正直有父风,为御史。库失火,尚书郭彰率百人自卫而不救火,〈白敦〉正色诘之。彰怒曰:"我能截卿角也!"〈白敦〉勃然谓彰曰:"君何时敢恃宠作威作福,天子法冠而欲截角!"呼命纸笔奏之,彰伏不敢言。众人皆释,乃止。

《隋书》曰:柳调转侍御史,左仆射杨素尝於朝堂见调,因独言曰:"柳调通体弱,独摇不须风。"调敛板正色曰:"调信无取者,公不当以为侍御史;调信有可取,不应发此言!公当具瞻之秋,枢机何可轻发?"素甚奇之。

又曰:游元为侍御史,奉使於黎阳督运,会杨玄感作逆,乃谓元曰:"独夫肆虐天下,士大夫肝脑涂地,以陷身绝域之所,军粮断绝,此亦天亡之时,我今亲率义兵诛无道,卿意如何?"元正色答曰:"尊公荷国宠灵,功参佐命,高官重禄,近古莫俦,公之兄弟青紫交映,当谓竭诚尽节,上答鸿恩,岂意坟土未乾,亲图反噬,深为明公不取,愿思祸福之端。仆有死而已,不敢闻命。"玄感怒而囚之,屡胁以兵,竟不屈节,於是害之。

又曰:陈孝意,大业初为鲁郡司法书佐,郡内号为廉平。太守苏威尝欲杀一囚,孝意固谏,至於再三,威不许。孝意因解衣,请先受死。良久,威意乃解,谢遣之。渐加礼敬。及威为纳言,奏孝意侍御史。

又曰:獬豸冠,案《礼图》曰:"法冠也。一曰柱后惠文。"(如淳注《汉官》云:"惠,蝉也。细如蝉翼,今御史服之礼图也。")

又曰:獬豸冠,高五寸,秦制也。法官服之。案《董巴志》云:"獬豸,神羊也。"蔡邕云:"如麟一角。"应劭云:"古有此兽,主触不直,故执宪者为冠以象之。秦灭楚,以其冠赐御史。"

《唐书》:李素立丁忧,高祖令所司夺情授七品清要官,所司权拟雍州刺史录参军。高祖曰:"此官要而不清。"又拟秘书郎,高祖曰:"此官清而不要。"遂擢授侍御史。

又曰:柳范为侍御史,时吴王恪好畋猎,损居人田苗,范奏惮之。太宗因谓侍臣曰:"权万纪事我儿,不能匡正,其罪合死。"范进曰:"房玄龄事陛下,犹不能谏止畋猎,岂可独罪万纪?"太宗大怒,拂衣而去。久之,独引范曰:"何得逆折我?"范曰:"臣闻主圣臣直,陛下仁明,臣敢不尽愚直?"太宗意乃解。

又曰:高宗尝问群臣求可为御史者,佥举万年尉杨子居数月,复问之,群臣又举焉。上曰:"吾闻斯人常亵服居公堂视事,其可为准绳司乎?"由是百司群僚必表而视事。

又曰:乾封中韦仁约除侍御史,与公卿相见,未尝行拜礼。或勉之,仁约曰:"雕鹗鹰鹯岂众禽之偶,奈何设拜以狎之?"且耳目之官,故当特立乃曰御史。衔命出使,不能动摇山岳,震惧州县,诚旷职耳。"

又曰:贾言忠,河南洛阳人也。乾封中为侍御史,时朝廷有事辽东,言忠奉使往支军粮,及还,高宗问以军事。言忠画其山川地势,且陈辽东可平之状。高祖悦。又问诸将优劣。言忠曰:"李勣先朝旧臣,圣鉴所悉;庞同善虽非斗将,而持军严整;薛仁贵勇冠三军,名可振敌;高侃俭素自处,忠果有谋;契苾何力沉毅持重,有统御之才,然颇有忌前之癖。诸将夙夜小心,忘身忧国,莫逮於李勣者。"高宗深然之。

又曰:刘思立,宋州宁陵人也。高宗时为侍御史。属河南河北旱俭,遣御史中丞崔谧等分道存问赈给。思立上疏谏曰:"今麦序方秋,蚕功未毕;三时之务,万姓所先;敕使抚巡,人皆竦抃;忘其家业,翼此天恩,踊跃参迎,必难抑止;集聚既广,妨废亦多。加以途程往还,兼之晨夕停滞。既缘赈给,须立簿书;本欲安存,却成烦扰。又无驿之处,骑马稍难。简择公私,须臾追集。雨后农务,特切常情,蹔废须臾,即亏岁计。每为一马,遂劳数家,从此相乘,恐更滋甚。望且委州县赈给,待秋后闲时出使褒贬。"疏奏,谧等遂不行。

上一篇:万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