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彬等

 新葡8455历史人物     |      2020-02-27 00:31

袁彬,字文质,江西新昌人。正统末,以锦衣校尉扈帝北征。土木之变,也先拥帝北去,从官悉奔散,独彬随侍,不离左右。也先之犯大同、宣府,逼京师,皆奉帝以行。上下山坂,涉溪涧,冒危险,彬拥护不少懈。帝驻跸土城,欲奉书皇太后贻景帝及谕群臣,以彬知书令代草。帝既入沙漠,所居止毳帐敝帏,旁列一车一马,以备转徙而已。彬周旋患难,未尝违忤。夜则与帝同寝,天寒甚,恒以胁温帝足。

死人堆里爬出来还能得善终,他可能是史上最牛锦衣卫

图片 1

电影《绣春刀》男咖的锦衣卫服装,很闷骚是不是?看看下图的,历史记录中的锦衣卫,衣着是不是很明亮打眼?

图片 2

《金台捧敕》局部,表现了明代常朝御门的情景。徐显卿时年四十一岁,担任常朝时的捧敕官,图中首次出现了皇帝作为“配角”。少年明神宗头戴乌纱翼善冠,身穿黄色云龙纹云肩通袖膝襕袍,腰束玉带,坐在黄幄之中。皇帝御座之西站立的是锦衣卫堂上官,戴乌纱帽、穿大红狮子补直身;御座之东站立三位内阁官,都戴乌纱帽、穿本等补子圆领;内阁官身后站在金台栏杆旁的是锦衣卫大汉将军,头戴凤翅盔、身穿金锁子甲;御幄周围是司礼监官,戴官帽,穿本等补子直身或圆领。

袁彬,字文质,明朝官员,官至前军都督府佥事掌府事。在明朝,锦衣卫似乎普遍和冷酷、无情、狠毒这些词交织在一起,然而袁彬却是一个特例。他出身草芥,默默无闻,在明英宗最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忠诚效主——“正统十四年,驾留沙漠,廷臣悉奔散逃生,惟袁彬一人,特校尉耳,乃能保护圣躬,备尝艰苦。”即使在官场上遭受污蔑,也依旧宽容仁厚待人,可以说是历史上风评最好的锦衣卫之一。

以下是《明史》中关于袁彬的原文记载,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一览。

袁彬,字文质,江西新昌人。正统末,以锦衣校尉扈帝北征。土木之变,也先拥帝北去,从官悉奔散,独彬随侍,不离左右。也先之犯大同、宣府,逼京师,皆奉帝以行。上下山坂,涉溪涧,冒危险,彬拥护不少懈。帝驻跸土城,欲奉书皇太后贻景帝及谕群臣,以彬知书令代草。帝既入沙漠,所居止毳帐敝帏,旁列一车一马,以备转徙而已。彬周旋患难,未尝违忤。夜则与帝同寝,天寒甚,恒以胁温帝足

有哈铭者,蒙古人。幼从其父为通事,至是亦侍帝。帝宣谕也先及其部下,尝使铭。也先辈有所陈请,亦铭为转达。帝独居毡庐,南望悒郁。二人时进谐语慰帝,帝亦为解颜。

中官喜宁为也先腹心。也先尝谓帝曰:「中朝若遣使来,皇帝归矣。」帝曰:「汝自送我则可,欲中朝遣使,徒费往返尔。」宁闻,怒曰:「欲急归者彬也,必杀之。」宁劝也先西犯宁夏,掠其马,直趋江表,居帝南京。彬、铭谓帝曰:「天寒道远,陛下又不能骑,空取冻饥。且至彼而诸将不纳,奈何?」帝止宁计。宁又欲杀二人,皆帝力解而止。也先将献妹于帝,彬请驾旋而后聘,帝竟辞之。也先恶彬、铭二人,欲杀者屡矣。一日缚彬至旷埜,将支解之。帝闻,如失左右手,急趋救,乃免。彬尝中寒,帝忧甚,以身压其背,汗浃而愈。帝居漠北期年,视彬犹骨肉也

及帝还京,景帝仅授彬锦衣试百户。天顺复辟,擢指挥佥事。寻进同知。帝眷彬甚,奏请无不从。内阁商辂既罢,彬乞得其居第。既又以湫隘,乞官为别建,帝亦报从。彬娶妻,命外戚孙显宗主之,赐予优渥。时召入曲宴,叙患难时事,欢洽如故时。其年十二月进指挥使,与都指挥佥事王喜同掌卫事。二人尝受中官夏时嘱,私遣百户季福侦事江西。福者,帝乳媪夫也。诏问谁所遣,二人请罪。帝曰:「此必有主使者。」遂下福吏,得二人受嘱状。所司请治时及二人罪。帝宥时,二人赎徒还职,而诏自今受嘱遣官者,必杀无赦。已而坐失囚,喜解职,彬遂掌卫事。五年秋,以平曹钦功,进都指挥佥事。

时门达恃帝宠,势倾朝野。廷臣多下之,彬独不为屈。达诬以罪,请逮治。帝欲法行,语之曰:「任汝往治,但以活袁彬还我。」达遂锻炼成狱。赖漆工杨埙讼冤,狱得解。然犹调南京锦衣卫,带俸闲住。语详《达传》。

越二月,英宗崩,达得罪,贬官都匀。召彬复原职,仍掌卫事。未几,达征下狱,充军南丹。彬饯之于郊,馈以赆。成化初,进都指挥同知。久之,进都指挥使。先是,掌锦衣卫者,率张权势,罔财贿。彬任职久,行事安静。

十三年擢都督佥事,莅前军都督府。卒于官。世袭锦衣佥事。

由《明史》可知,首先袁彬武艺一定十分高强。土木堡之变,明军伤亡惨重,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六部九卿被全歼。乱军之中,面对杀红了眼的敌人,不但能保全自己,生存下来,还能护住英宗。这不是艺高人胆大,如何能做到?

其次,袁斌和英宗朱祁镇的关系十分铁,数次互相拯救过对方的生命。这种既能共患难,还能共富贵的经历,不用说是君臣之间,就算是父子兄弟,夫妻恋人之中也难寻一对。

最后,袁彬此人恬静平淡,有大智慧。在危难之际能稳得住阵脚,给处于生死时刻的英宗及时送上明智的建议;在手握重权时能控制自己对权力和财富欲望,不做失德肇祸的事情。可谓明代锦衣卫中凤毛麟角不干坏事、能得善终的顶级人物。

袁彬的一生充满惊涛骇浪,具有鲜明的冒险主义色彩。和明英宗的表面为君臣,内里为生死与共的兄弟关系让后人称羡不已。

像这样在历史中扑朔迷离的人物,往往有着鲜为人知的故事和作用,尤其袁彬还担任过“北镇抚司”一要职,在这个特殊的岗位上,又经历了“两位帝王三朝”,袁彬身穿锦衣玉服,手持弓弩,蓄势待发的形象深入人心。

有哈铭者,蒙古人。幼从其父为通事,至是亦侍帝。帝宣谕也先及其部下,尝使铭。也先辈有所陈请,亦铭为转达。帝独居氈庐,南望悒郁。二人时进谐语慰帝,帝亦为解颜。

中官喜宁为也先腹心。也先尝谓帝曰:“中朝若遣使来,皇帝归矣。”帝曰:“汝自送我则可,欲中朝遣使,徒费往返尔。”宁闻,怒曰:“欲急归者彬也,必杀之。”宁劝也先西犯宁夏,掠其马,直趋江表,居帝南京。彬、铭谓帝曰:“天寒道远,陛下又不能骑,空取冻饥。且至彼而诸将不纳,奈何?”帝止宁计。宁又欲杀二人,皆帝力解而止。也先将献妹于帝,彬请驾旋而后聘,帝竟辞之。也先恶彬、铭二人,欲杀者屡矣。一日缚彬至旷埜,将支解之。帝闻,如失左右手,急趋救,乃免。彬尝中寒,帝忧甚,以身压其背,汗浃而愈。帝居漠北期年,视彬犹骨肉也。

及帝还京,景帝仅授彬锦衣试百户。天顺复辟,擢指挥佥事。寻进同知。帝眷彬甚,奏请无不从。内阁商辂既罢,彬乞得其居第。既又以湫隘,乞官为别建,帝亦报从。彬娶妻,命外戚孙显宗主之,赐予优渥。时召入曲宴,叙患难时事,欢洽如故时。其年十二月进指挥使,与都指挥佥事王喜同掌卫事。二人尝受中官夏时嘱,私遣百户季福侦事江西。福者,帝乳媪夫也。诏问谁所遣,二人请罪。帝曰:“此必有主使者。”遂下福吏,得二人受嘱状。所司请治时及二人罪。帝宥时,二人赎徒还职,而诏自今受嘱遣官者,必杀无赦。已而坐失囚,喜解职,彬遂掌卫事。五年秋,以平曹钦功,进都指挥佥事。

上一篇:陈循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