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后期袁绍谋臣沮授生平 沮授结局 沮授子女 沮授有什么计策

 新葡8455历史人物     |      2020-04-02 03:00

岸边,一条即将起锚的船上,滚滚的黄河水正在无情的击打它那早已略显破旧的船壁。伟大的黄河,此时,它依旧是如此的荡气回肠。时间的推移,没有让它的美丽有丝毫的褪色。跟随着黄河的足迹,历史,找到了当初的那片土地。 一切,依旧没有什么改变。气息,始终是如此的伤感和凄凉。眼前这悠悠的黄河之水,在它的汹涌澎湃下面,不知为何,那掩埋了千年的悲哀和孤独又开始了愤怒的咆哮。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了,终究还是没有一位勇者敢于拆开这片早已封存的记忆。 那时的他,依旧很有富有朝气。带着几分的满腔热血和战略家的眼光,年轻的他,缓缓的踏上了这个曾经硝烟弥漫的战场 中平六年,董卓,这位汉末舞台上最后的舞者,用他那略显笨拙的舞步给世人们留下一段难以忘却的表演。血腥的统治,让人闻道了王朝灭亡的气息。同年间,为了使这行之将木的王朝继续苟延残喘些许日子。于是,十八路诸侯举起了勤王的大旗。当然,这所谓的勤王,只不过是诸侯们向天下众生说的一句并不怎么好笑的玩笑。

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成为了各怀心事的诸侯们在勤王期间的主要任务。很快,这场荒唐的群雄盛宴便结束了。诸侯们,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片他们早已不想再停留的土地。然而,故事才刚刚开始。在那遥远的河北战场上,一切,似乎早已蓄势待发。 为了迅速扩张势力,早日满足那颗称霸中原的野心,刚从盟主宝座上退下的渤海太守袁绍开启了自己阴谋的第一步窃取冀州。冀州刺史韩馥,按照史书上的说法,这是个性素恇怯的主子。没有强大的政治野心,又缺乏逐鹿天下的胆略。性格的造就,使他成为了那种热衷于躲进小楼成一统式的人物。时间过的很快,不久,袁绍在耍了一些自认为聪明的手段后,兵不血刃的进入了冀州城内。至于那个韩馥,在冀州城池被攻陷的那刻,他早已于惶惶之中如厕自杀,结束了自己悲剧般的一生。 韩馥的固执,让自己慢慢的步入灭亡的道路。有些可惜,因为就当袁绍那些自认为聪明的伎俩被识破的一刻,韩馥,他依旧是置若罔闻。此刻,历史作出了抉择,沮授,这个姓氏已在字面上露出某种不祥的名字,在韩馥擦去的那刻被郑重的记录了下来。当然,还有那位名不见经传的耿武用鲜血和生命谱写的忠义之歌。 广平沮授,少有大志,多权略。年少便出仕的他,举茂才,做了两任县令。天下大乱时,才华横溢的沮授便来投奔韩馥,担任冀州别驾。后因其深得韩馥器重,很快被表拜为骑都尉。 冀州的失陷,使沮授成为了袁绍麾下的一员。不久,高举着四世三公的招牌,袁绍又开始广招河北豪杰。事情进行的十分顺利,即便是以正直不得志于韩馥的审配、田丰等名士也被迅速的拉帮入了伙。就这样,依靠着良好家族背景,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的人格魅力。很快,袁绍集团成为河北实力最雄厚的军阀。 旧主的故去,使沮授经历了短暂的一段失落和悲伤后,慢慢的,他开始逐渐习惯了战争所带来的残酷和无奈。缓缓的抬起头,仔细的端详着眼前这位相貌堂堂的新主子。他那文雅的谈吐、恢弘的气度以及独步天下的雄心壮志,似乎于当初那个幽滞之士韩馥有着天壤之别。眼前的一切,对于沮授产生了某种难以抑制的吸引力。带着几丝兴奋和激动,沮授缓缓的打开了自己心中的那扇大门。在与新主子的第一次见面中,他决定将自己的信任和平生所学放心的送到了对方的手中。 扫黄巾灭公孙,据四州争天下,这是沮授特意为袁绍送上的第一份极具战略前景的见面礼。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同样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政治构想。在此之前,似乎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提出如此具有创意的设想。当然,在遥远大河的对岸,历史上那位同样卓越的战略家荀令君也曾提出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构想。但是,那些终究是后话。

上一篇:吕文焕简介 吕文焕后人 吕文焕儿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