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战争

 新葡8455世界史     |      2020-01-19 12:42

第四节

半岛战争

南欧是法兰西第一帝国扩张的又一支路,作为地中海通往大西洋的要道,比利牛斯半岛成为拿破仑迫切希望实现控制以挟制英国及北欧诸国的战略区域。与此同时,在与法国一山之隔的西班牙与葡萄牙,反法情绪日益激化。拿破仑于是决定以武力解决南方的矛盾,发动了对南欧的征战。

自从法国舰队在特拉法加海战中全军覆灭之后,拿破仑制服英国的唯一希望就是依靠大陆封锁,从经济上窒息英国。然而,有个地方让他放心不下,那就是伊比利亚半岛。伊比利亚半岛有漫长的海岸线,英国舰队完全控制了比斯开湾,控制了整个大西洋和地中海。而且,岛上的西班牙虽然是法国的同盟国,但貌合神离,尤其在特拉法加海战后更是如此。岛上的葡萄牙人除了少数亲法派外,大多数都站在英国一边。因此,在没有占领伊比利亚半岛前,要想岛上的国家严格执行这个使本国经济遭受严重损害的大陆封锁政策,简直是不可能的。他们虽然不容抗辩地接受了拿破仑的“大陆封锁法令”,但暗地里却对走私采取了默许和宽容的态度,有时甚至明目张胆地违抗拿破仑的敕令。为了将英国完全封锁死,提尔西特和约签订三个星期后,拿破仑就决心征服伊比利亚半岛。英国政府派出远征军想拯救葡萄牙,这支部队出乎意料地发挥了巨大的潜力,以致使“西班牙溃疡”一发不可收拾。

1807年11月底,法军占领葡萄牙,实现了拿破仑计划的第一步。翌年3月,拿破仑派出10万余兵力入侵西班牙,并抢占其军事要地和主要交通线,3月中旬开进首都马德里。5月胁迫西班牙国王退位。法军入侵伊比利亚半岛后,一场风起云涌的反抗法国侵略者的人民武装斗争在西班牙迅猛掀起。5月2日,马德里人民举行起义。尽管起义被镇压下去,但起义的火种已遍撒全国。人们到处袭杀法军士兵,凡涉及与拿破仑和戈多伊同党嫌疑的人都被诛杀。在加的斯、塞维尔、卡塔里纳,尤其是在巴仑西亚,街道全被鲜血染得通红。拿破仑并不把人民起义放在眼里,因为展现在他面前的是用砍刀武装起来的阿斯图里亚斯的农民;是身穿破烂衣服、手拿生锈猎枪的摩林纳山上的牧人;是手拿铁棍和长剑的卡塔洛尼亚的手工业工人。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些人民起义,最先为他的大帝国挖下坟墓。西班牙人民的反法斗争尽管遭到法军的残酷镇压,但只要一息尚存,他们就要与法军拼到底。法军几乎每天都受到西班牙人的疯狂报复。

1808年8月8日,一支1万人的英国部队在蒙德戈湾登陆成功。接着,立即向里斯本进军。17日,在罗里萨附近与法军遭遇。经过一阵刺刀肉搏之后,法军被迫退却。不久,法军向英军发起攻势,双方展开了一场血战。结果法军遭受重创,被迫撤往里斯本。8月30日,双方签订协定,法军按规定方式全部撤出葡萄牙。这样,葡萄牙从法军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了,英军在伊比利亚半岛获得了永久的立足点。

1808年10月,拿破仑决定亲自率领一支足以扫平整个伊比利亚半岛的大军翻越比利牛斯山脉,解决西班牙问题。西班牙军队装备恶劣,纪律欠佳,难以合作,给拿破仑创造的良好的机会。拿破仑的第一步就是收复马德里以及确保通过维托里亚和圣希巴斯坦到法国的交通线。他命三个军向西秋风卷残叶般地横扫过去,西班牙军纷纷溃退。12月4日,法国终于攻下了马德里。

1809年4月,威灵顿公爵率英国远征军登陆伊比利亚半岛,在此后4年中,英军在西班牙正规军和游击力量的配合下,多次打退了法军的攻势。1812年,拿破仑因对俄战争的需要,把法国的军队一批批调去参加对俄国的远征。威灵顿抓住这一有利的时机,乘法军之虚,采取积极攻势。他依靠准确的判断,于1813年6月21日,在西班牙境内的维多利亚城区对法军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进攻,一举全歼法军,直插马德里,迫使法军放弃西班牙,逃回法国。威灵顿趁势追杀到法国南部,成为反法同盟联军中第一支进入法国领土的部队。

拿破仑的失败被废与流放

1813年拿破仑在莱比锡战役中又遭到了一次毁灭性的失败。翌年他宣告辞职,被放逐到意大利沿海的一个小岛—厄尔巴岛上。1815年拿破仑从厄尔巴岛奇迹般的逃回法国,在法国他不费一枪一弹夺回了帝位,欧洲震动。但滑铁卢成了拿破仑最终谢幕的舞台。滑铁卢之战后拿破仑被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人囚禁在南大西洋的一个小岛—圣赫勒拿岛上,于1821年因患癌症在那里死去。

拿破仑的军事行动,并没有如他所愿治愈“西班牙溃疡”,相反地,南欧持久的游击战禁锢了拿破仑的兵力调动,并造成了相当规模的力量折耗。所以,在南北线同时告急,决策与战术指挥接连失误的情况下,拿破仑终于承认了彻底的失败,随着这位伟大军事、政治天才的陨落,法兰西第一帝国也走向了它的终结。

拿破仑的军队最初在推翻旧封建专制统治方面一般是受欢迎的,可是当他们在半岛侵略时,则又渐渐激起西班牙民族的自尊心,进而反抗,这又是一个葬送其事业的隐患。在之前的民族战争中,民族主义的反侵略的法国革命军,击垮了入侵联盟;而在这一次民族战争中,由法国大革命所唤醒的民族主义灵魂,武装着这些被压迫民族,不幸的是,法兰西这次则是侵略者,并且注定也将被淹没在民族战争的狂涛之中。

上一篇:于禁:英雄的抉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