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蓟州塘坊遗址考古发现夏商等不同时期遗存50余处

 新葡8455文物考古     |      2020-02-03 00:28

2009年10月13日下午14:00—16:00,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李匡梯研究员应邀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8楼会议室作题为“二十一世纪学术考古的契机与策略——南科学园抢救考古的案例”的学术讲座。此次讲座由袁靖研究员主持。所内部分研究人员及研究生参加。 李匡悌研究员首先讲述了他作这次讲座的背景:随着经济的发展,考古学家的大部分时间与精力会被基建考古所占据,如何处理好工程建设与考古发掘的关系,是每一个考古学家都应该思考的。他希望以南科学园的抢救考古为例讲述如何在工程建设中做好考古发掘,也借此展示南科学园抢救考古的成果。 随后,李匡悌研究员简单介绍了台湾考古的概况:1896年芝山岩遗址的发现代表着台湾考古学的滥觞;1949年李济先生于台湾大学创办人类学系代表着台湾考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1979年契约考古在台湾开展,考古发掘首次参与重大工程建设,给考古学带来了一系列的新变化,南科学园的抢救考古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展的。 台南科学园的建设是1995年开始进行的一项重大工程,之所以会选择在台南进行建设,是基于两点考虑:一,台湾西南海岸属于新生地,遗址相对较少;二,科学园所占地属于台糖公司,为公地。可就是在这片不大的土地上,发现了大量的遗址,用李匡悌研究员的话说是“满天星斗”。李匡悌研究员按年代由晚至早的顺序介绍了南科学园抢救考古的成果。图片 1 第一,近代汉人文化遗存。常发现有安平壶、青花瓷、红褐色厚胎硬陶等遗物。在这个阶段制糖产业技术出现,人们已会制造木质车轮,水井遗存也被发现。墓葬中常有铜钱随葬。 第二,西拉雅文化遗存。根据与文献的对照,该文化遗存应属于平埔族。这时期的陶器多为素面软陶,有大量的骨角牙质饰品,其中穿孔人牙饰品的出现表明当时盛行猎头风俗。还发现有牛骨等动物骨骼的遗留。墓葬中人骨的头部朝北。 第三,鸟松文化遗存,距今2000年~500年,为台湾的铁器时代。陶器多为素面红陶。有特殊的丧葬习俗——先在墓葬中铺陶片再放置尸体。 第四,大湖文化遗存,距今3300年~2000年。在这个阶段,黑陶被大量使用,用于农耕的石器是匙形舌刃的巴图式石斧。墓葬埋葬习俗也较独特,墓葬中人骨的头部朝北,在墓坑前常有一个瓮棺作为标志,可能是作为墓葬的地标存在,也可能是用于祭拜。 第五,牛稠子文化遗存,距今4300年~3300年。亦可称为细绳纹文化或细绳纹红陶文化。墓葬中人骨的头部朝南。石器的原料多为橄榄石、玄武岩和板岩,这些证据显示了区域文化交流的存在。 第六,大坌坑文化遗存,距今5000年~4300年。陶器多为带有突脊、口部及肩部施加划纹、体部施加绳纹的红陶。这时期的墓葬中有棺木存在,多为仰身直肢葬,人骨头部朝南。图片 2 在讲座过程中,李匡悌研究员通过大量的图片分阶段展示了南科学园抢救性考古的成果,并且还对台湾土着的猎头习俗、台湾考古学文化与其他地区的文化交流进行了讲解。 讲座结束后,李匡悌研究员就参加讲座人员提出的关于考古发掘设计、陶器制作技术和南岛语族的起源问题进行了解答交流。

图片 3

近日,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蓟州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塘坊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发现了夏商、东汉和明清等不同时期遗迹50余处,出土了各个时期不同质地文物及标本数百件。目前,发掘工作还在紧张进行中。

塘坊遗址位于蓟州区渔阳镇塘坊村东南的一块空地上,遗址近山傍水,北依燕山余脉,南邻州河,主体分布在州河北岸的一个小台地上,整体西高东低,东侧被取土破坏。2019年5月,受天津市文物局委托并取得国家文物局考古发掘证照后,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蓟州区文物保护管理所正式对该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经过一个多月的发掘,已揭露遗址面积1200平方米,发现了夏商、东汉和明清等不同时期遗迹50余处,出土了各个时期不同质地文物及标本数百件。

出土的夏商时期的陶片 资料图片

塘坊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甘才超介绍:“塘坊遗址从上往下共发现三个时期的文化堆积:最上层是明清时期的墓葬;中间的文化堆积包含汉代至辽金时期陶器、瓷器和建筑构件等;最下层文化堆积发现的是青铜时代遗存,也就是夏商时期的一些遗迹、遗物。”

明清时期的墓葬群均为土坑竖墓,共有30余座,墓向基本为西北—东南向,规模一般为南北长2.4米左右、东西宽1.2~1.8米、深0.8~1.8米。有夫妻合葬墓,也有单人葬,个别墓葬为二次葬。在一些墓葬中常见有头部枕瓦、胸口盖瓦的现象。随葬品较少,常见有陶罐、釉陶罐及铜钱等。甘才超解释:“从墓葬形式和随葬品上看,这是非常典型的明清时期的平民墓。”

第二层除了出土了一些汉代到辽金时期的器物残片之外,还发掘出3座东汉时期的墓葬,均为南北向长斜坡墓道砖室墓。1号墓位于遗址区西北部,南北长17米、东西宽5米、墓室深4.3米,由墓道、甬道、前室、后室组成。2号墓位于遗址区西部,平面呈“凸”字形,南北长8米、东西宽3.5米、墓室深2.2米,由墓道、墓室组成。3号墓位于遗址区北部,平面呈“凸”字形,南北总长8.3米,东西宽4.5米、墓室深2.5米,由墓道、墓室组成。“根据墓葬规模和形制推测,等级相对较高,目前还在发掘之中。”甘才超说。

塘坊遗址夏商时期遗存是本次考古的重要发现。在塘坊遗址发掘中,最下层文化堆积普遍为夏商时期遗存,遗存堆积厚度在20~40厘米不等,并有该时期灰坑等遗迹发现,出土了数量较多的陶器残片,陶器以生活器皿中的炊器和盛器为主,主要器物类型有鬲、甗、盆、罐等,陶质以夹砂红陶为主,纹饰见有绳纹、附加堆纹、弦断绳纹等。

天津北部地区地处燕山南麓,这一地区发现的夏商时期遗存是中国北方青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时期文化在京津冀地区分布地域广、内涵丰富、文化特色突出,一直以来是考古界关注和研究的重点。自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天津考古相继发掘了以蓟州区张家园遗址、围坊遗址、青池遗址和宝坻区牛道口等遗址为代表的燕山南麓夏商时期遗存,取得了重要发现,并以典型遗址命名了考古学文化,产生重要学术影响。

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盛立双介绍,2005年首次在蓟州展开旧石器考古调查。考古发掘即发现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13处,采集各类石制品千余件,将天津人文史由距今8000年前提前到距今1万年以上。2007年,在对蓟州东营坊旧石器地点进行的考古发掘中,再次出土典型石制品90余件,相关测年样本经国际专业检测机构检测,显示东营坊旧石器地点绝对年代距今不少于4万年以前,从而又一次刷新了天津人文史。2015年,考古调查又发现蓟州以东井峪骆驼岭为代表的地点,石片石器的小型化趋势明显。此次发现的旧石器地点的年代已经进入旧石器时代中、早期,即地质年代的晚更新世早期或更早,不晚于距今10万年,将早期人类在天津地区活动的历史推向了更久远的时代。

这次塘坊遗址夏商时期遗存的考古新发现,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天津对该时期考古遗存的第一次系统、科学发掘,该遗址的发现和后续整理研究,对深入认识探讨京津冀地区夏商时期燕山南麓同期考古学文化交流、互动和文化格局、演进,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