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家遗址毁灭过程研究——多学科研究方法与整体研究方法在考古学中的应用”讲座在我所举行

 新葡8455文物考古     |      2020-02-03 00:29

图片 1 新近《中国科学》D辑《地球科学》2009年第39卷第8期发表了《黄河上游积石峡古地震堰塞溃决事件与喇家遗址异常古洪水灾害》的论文,这是关于喇家遗址史前灾难的多学科研究的最新成果。文章可以通过进入中国科学杂志社的网站,网上免费查阅全文和免费全文下载。 关于这项研究工作,曾经在《从汶川地震再看喇家遗址》的文章中提到并透露了一些工作的情况,有过简单介绍。这是有关喇家遗址课题的考古学与相关自然科学合作研究的一个很重要的进展,不仅是学科间相互补充和互利,而且找到共同的研究目标,并且还可以直接服务现实社会。这项研究进一步推进了对喇家遗址古地震和古洪水问题的深入认识。 初步的研究结果是,喇家遗址所处黄河的上游约25公里的积石峡发现了史前时期的严重堰塞事件的大面积湖相沉积,这个曾经的古堰塞湖形成了巨大的水体,地震触发的山体崩塌可能是造成堰塞的关键因素。堰塞湖形成不久即发生溃决,参考查阅相关水文资料和计算表明,形成的异常洪水是这个黄河河段万年一遇洪水的3倍多,其毁灭性的力量对喇家遗址和所在的官亭盆地的危害强烈。考古学研究的相对年代,与考察湖相沉积的相对年代大致吻合,采样的年代测定也基本上相近,初步达到了积石峡灾难事件与喇家遗址灾难事件在性质和时间上的大体对应和关联,提供了关于喇家遗址史前灾难的最新印证,也提出了一个对于喇家遗址灾难新的较完善的解答。 文章作者都是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学者。不同的学科背景,进行了共同的合作野外考察,不仅有野外地质地貌环境考察记录测量和采样,还有大量室内分析和水文资料的查阅及计算,研究过程中还联系和请教了相关诸学科的多位专家。相关研究还将继续深入展开和扩大。

2011年12月29日考古所甘青队邀请参加喇家遗址多学科合作研究的环境考古学者吴庆龙博士做演讲,介绍喇家遗址多学科研究最新进展,来自考古研究所以及其他单位和高校的部分学者、学生听取了本次汇报。 吴庆龙博士研究认为彻底毁灭喇家遗址的洪水应该是喇家遗址上游的积石峡地震诱发的堰塞湖溃决洪水。他通过调查发现在黄河上游距喇家遗址25公里处的积石峡大拐弯之上广泛分布着具有水平层理或倾斜层理的粉砂质沉积,根据沉积特征、沉积厚度特点、厚度的沿程分布特点、高程的沿程分布特点、下伏地层的特点推断这是一套黄河古堰塞湖的湖相沉积,并确认现在积石峡大拐弯处有坝体。他根据岩层状况推断积石峡黄河古堰塞湖是地震造成的,并发生了溃决洪水。图片 2 吴庆龙博士继而对积石峡黄河古堰塞湖溃决时间做出推断,以判断与喇家遗址毁灭时间的关系。他根据对堰塞湖沉积上覆黄土的底部光释光测年以及对堰塞湖沉积物崩塌所埋藏灌木树枝的碳十四校正年代的测定,判断堰塞湖沉积中部位置形成时间不早于1725BC。很遗憾堰塞湖底部年代未测出,坝体上覆盖的黄土的年代也未能测试,因此无法准确确定堰塞-溃决的时间。但是通过推算堰塞湖的淤积速率,则可推测到堰塞-溃决的时间在1850BC-1725BC之间,这与喇家遗址的年代非常吻合。参考当时的地震发生情况,吴博士认为喇家遗址的地震同时是积石峡堰塞时的触发地震,在很短时间内堰塞湖堰塞、溃决,形成洪水。通过对流量-水位的计算,吴博士推断黄河上游万年一遇的洪水不能淹没喇家遗址,而积石峡古堰塞湖的溃决洪水则完全可以将喇家遗址毁灭。因此,吴博士认为毁灭喇家遗址的异常洪水并不是气候变化造成的洪水,而是由强烈地震所诱发的堰塞湖溃决洪水。图片 3 在会议现场学者们与吴庆龙博士展开了热烈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