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划出彩礼指导标准 婚恋嫁娶何时不再“天价”?

 新葡8455中国史     |      2019-12-12 15:53

彩礼少则几万元,多则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在农村,受到攀比现象等因素影响,“天价彩礼”问题由来已久,它困恼着许多家庭,有些人甚至因彩礼过少险些被退婚。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山鹰认为,对于普通群众,彩礼过高虽是陋习,但如果由政府出面来制止、限制也不是很好的办法。“婚丧嫁娶本是属于老百姓自己的事情,政府强行介入、特别是附带惩戒措施的介入,往往会带来新的麻烦。”

“天价彩礼”频惹争议 网友直呼不敢结婚

专家表示,彩礼的出现有其历史原因,但现代社会如果要求彩礼过高甚至出现“天价彩礼”,肯定是一种陋习,但这样的陋习仅靠政府一纸禁令很难改变。

上述评论文章认为,解决传统观念上的问题,还得从转变思想上下功夫。当务之急,是要出台好的政策,保证妇女在各方面能取得和男性平等的权益,让“男女平等”、“生男生女都一样”的观念逐渐在乡村扎根。在此基础之上,扭转男女比例失调,破除嫁女“待价而沽”等顽疾才会看到希望。

“潜山一些农村还流行三金五金,就是金戒指、金手镯、金项链之类的,这都是规矩。”去年刚刚结婚的李水君说,当然彩礼也不是一成不变,男女双方家庭有时候也会商量着来,但总体来看,还是偏高。

只是引导,能管得住“天价彩礼”么?

巨野县冯楼村红白理事会会长孙自海告诉记者,红白事移风易俗都好办,最难管的就是彩礼。虽然当地出台了“彩礼指导标准”,但送不送彩礼、送多少彩礼都是老百姓自己的事,“人家就是愿意给高的彩礼,我们除了苦口婆心劝说也没有其他硬性办法”。

每到年终岁末,伴随婚恋问题受到热议,“天价彩礼”也成一大热门话题。近年来,“天价彩礼”的相关报道也频频见诸报端,引发社会关注。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陈步雷认为,农村高额彩礼虽是传统习俗的遗留,但前些年一些党员干部大操大办也带坏了社会风气。应当依据党纪政纪,严格限制或禁止党员干部以任何方式参与大操大办、助长“天价彩礼”陋习的行为。“从党员干部抓起,有助于扭转‘天价彩礼’不良社会风气。”

“天价彩礼”现象也愁坏了网友。许多网友感慨,自己只能望“媳”兴叹,直呼“都不敢结婚了”,也有网友质疑“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

给“高额彩礼”画红线 有的地方仍然管不住

政府划定“彩礼指导标准”也引来舆论热议,民众态度不一。有人点赞称,此举旨在促进社会风气的好转,从初心上来说是善意的,从现实来说是需要的,切合了我们倡导的公序良俗。也有人质疑,政府管得有点宽,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逾越了权限,政府没有权力约束彩礼的数量。

记者调查发现,出台相关规定的地方,一般都把“彩礼指导标准”划定在6万元。四川金阳在2015年12月出台《金阳县人民政府关于遏制婚丧事宜高额礼金和铺张浪费之风的实施细则》,明确婚嫁礼金总额不超过6万元;去年2月初,山东巨野县文明办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移风易俗工作的指导意见》,也倡导婚嫁礼金不能超过6万元。

中新网记者注意到,台前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此前,四川金阳、山东巨野、河南清丰等地也都先后划定“彩礼指导标准”,均要求彩礼总数控制在6万元以内。

“很多老百姓好不容易攒了点钱,有点小本钱,可以用在发展产业致富上,但高额的彩礼断了这条门路,导致一些农民负债累累,生活困难,多年翻不了身。”曹县一名乡镇干部表示。

并非强制措施,那么,这些指导意见能管得住“天价彩礼”么?新华网的评论文章指出,给彩礼“限价”,很容易沦为“民不举,官不究”。

山东曹县干了36年村干部的王西义说,现在村里青年人在外务工的多,结婚时基本都要求在县城有套房子或者村里盖上2层小楼。“曹县县城的房子差一点的也得20多万一套,自己盖楼也得花十五六万,再加上彩礼,农村结婚20多万算是‘起步价’。”

以四川金阳为例,早在2015年12月,该县出台了《金阳县人民政府关于遏制婚丧事宜高额礼金和铺张浪费之风的实施细则》,该文件明确,婚嫁礼金总额不超过6万元;婚嫁中送亲接亲车辆不得超过6辆……

安徽省潜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潜山人汪贺为了结婚,家里东拼西凑在县城买了房。但去年定亲时,女方要求汪贺家给12万元彩礼。“他家情况一般,买房已经花光了积蓄,又要十几万的彩礼,只能借钱了。”汪贺的一位亲戚告诉记者,现在还只是定亲,后面还有办婚礼等花费,加起来超过20万元,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负担沉重。

中新网记者注意到,不只台前县,近年来,针对“天价彩礼”问题,四川金阳、山东巨野、河南清丰等地也都先后划定指导标准。那么,如此标准能管得住“天价彩礼”么?

1月19日,是河南省台前县后方乡后张村村民22岁的张鹏和新娘许世秀大喜的日子。为推行婚事简办新规,村干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男女双方最终将彩礼定在6万元,婚事采用简办形式。

多地政府划“彩礼天花板” 标准不超6万元

安徽省潜山县68岁的刘淑老人经常给人说媒。“如果双方家庭谈得好,男方出一些彩礼,女方要陪嫁妆,基本上就是一种礼尚往来。”刘淑说,彩礼一直都有,特别是在农村,要想一天两天就取消不太现实。

在农村,彩礼有很多讲究。据媒体报道,在一些地区,出现用秤称足三斤三两百元大钞作彩礼的现象;还有的讲究“万紫千红一片绿”,即1万张5元钞票,共5万元,1000张百元大钞,共10万元,50元钞票看着给,彩礼15万元起价;更有的地区按女子学历标价,本科15万,大专12万,中专10万……

规范彩礼钱政府需要“硬杠杠”“软行政”双管齐下